东莞金融公司联盟

女人一生最好的投资不是男人,不是孩子,而是...

楼主:做个知书女人 时间:2021-02-22 16:59:03

点击上方 做个知书女人 加关注,方便下次阅读

(图源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删除!)

黑,无尽的黑,这里不见天日,一个不足以80平米的地下室。

夏梦兮睁开眼,头疼欲裂,肌肤上密密匝匝的青紫提醒着她昨晚所发生的一切。

她依稀记得顾晟林炙热和狂躁的吻,不带一丝感情将她占有。

激情过后,情.欲还未消散,顾晟林便抽身离开,看都没再看她一眼。

五年来,他都是如此,用完她连一丁点温存都不屑施舍给她。

她掀开被子起身,下.体传来钻心的疼痛,令她不自觉地蜷缩起了身子,过了好一阵才微微缓解。

翻身下床,却腿根发软,差点跌坐在地上。

门口传来轻微的声响,夏梦兮抬眸看去,刚好对上顾晟林黑白分明的双眸。

黑如点漆的深色之中,满是冰冷,那视众生为蝼蚁的残酷蔑视神色,令夏梦兮不自觉打了个寒颤。

昨晚的激情浮现出脑海,夏梦兮的脸颊敷上一层绯红,不着痕迹的侧过头躲开了顾晟林的视线。

深不见底的瞳孔倒映出女人含羞带怯的模样,顾晟林嘴角扬起丝丝缕缕的嘲讽。

“今天晚上家里有场聚会,你最好给我安静一些,如果闹出动静被外面的人听见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“晟林……能不能……让我也参加……”

她很想看一眼外面的样子,她的记忆仅限于在这地下室整整五年,之外一片空白。

他轻笑出声,像是听到一句极冷的笑话,幽深的黑瞳之中不见半丝波澜。

“你也配?”

话音落,顾晟林的眸冷若冰霜。

颀长挺拔的身形踏着慵懒的步子朝夏梦兮靠近,最后站定,扣住了她的下巴。

“看来这五年还不够你长记性,你应该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,不要每次让我来提醒你。”

自五年前,她从昏迷中醒来,就已经到了这里,她忘记了在这之前所有的一切,甚至连自己是谁都记不起。

顾晟林说她罪孽深重,将她囚禁在这地下室里疯狂的折磨,却从不说她错在哪里。

这些年来她都在想,或许失忆之前的她确实是个无恶不造的大罪人,顾晟林才会这么的恨她入骨吧。

夏梦兮仿佛听到了自己下巴骨头被捏碎的声音,痛遍布全身,但她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眼前这个男人阴晴不定,若是惹恼了他,她肯定没有好日子过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顾晟林的手终是松开了她的下巴,转到了她的后颈,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,扼住她后颈的手猛地收紧,逼迫着她的身子往前倾了去。

“我说过的话,你最好永生永世记着,我这个人最讨厌重复。”

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夏梦兮的脸上,无形的压迫感令她喘不过气来。

她挣扎着,却根本无法动弹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一股苦涩在喉咙处蔓延。

她想求饶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能通过眼神来哀求身上的男人。

顾晟林的手却加深了力度,双眸幽深的可怕,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聋了吗?听没听见我说的话!”



夏梦兮猛地一惊,身子止不住的颤抖,双唇乌紫哆嗦着:“知……知道了”

他动怒,只是因为她的迟疑浪费了他的时间。

于他来说,她也许只是泄愤的工具,根本没有任何资格消磨他的时间。

他鲜少来这地下室,每次来必是愤怒之极将她折磨一番,夏梦兮觉得痛,哀求过无数次,却只是令他眼里的杀意更加凛然。

许久之后,夏梦兮才意识到,只要自己乖乖听话,受到的惩罚便会轻一些。

顾晟林蓦地松开了手,不再多停留一秒转身大步往外走去。

夏梦兮如得大赦,无力跌坐在地板上大口吸着氧气。

门再次将她的世界与外界隔绝,夏梦兮在昏暗之中蜷缩起了身子,眼前一片湿热,周围寂静一片,她早已习惯。

于她来说,顾晟林给她的每一个眼神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无比的珍贵,即使将她伤得体无完肤,但她还是会期盼着顾晟林到来,只有那样她才不会觉得世界只剩自己孤独一人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,还有顾晟林的,及其朦胧。

“今天晚上多留一点人这里,别让其他人过来,夏梦兮那里如果有什么动静立马告诉我。”

顾晟林心思还真是缜密啊,专程来和她说了还不放心,还特意交待管家一遍。

夏梦兮踉跄站起身来,走到了角落狭小的房间里,这里是她的洗漱区,简陋的洗手台和一块残缺的镜子,旁边用帘子将淋浴头隔绝了起来。

地下室仅有一个顶灯常亮着,光线及其微弱,并不足以照亮整个空间。

所以处在角落的洗漱区基本是看不清东西的,但夏梦兮已经完全熟悉这里的环境,闭着眼也能很好的找到物品摆放的位置。

她拧开了水龙头,上面的铁锈割得她的指腹有点痛,她连眉头都没动一下,伸过手捧了一些水,刺骨的温度令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。

看来,冬天到了。

她深吸了口气,将手心的水往脸上泼去,等她洗净了脸上的粘稠,身子已经抖得不成样。

她还穿着秋天时的棉布外套,根本无法保暖,而且每次顾晟林折磨她,动作都极其粗鲁,衣服上被他扯得全是大大小小的破洞,每走一步寒冷且潮湿的空气都会灌进衣服里。

以往换季管家都会放两套衣服在排气口,这次也不知是忘记了还是被其他事耽搁了,比往年晚了好几个星期都还没送过来。

夏梦兮躲进了被子里,鼻息间传来好闻的洗衣液香气,她比较爱干净,隔三差五便会清理一下床单和被子,然后放到排气口的篮子里等待外面的人过来拿出去晒,因为洗得比较勤所以床单和被罩有些发白,但完全不影响使用。

因为没有闲暇娱乐所以时间及其难熬,夏梦兮在地下室的日子大多都是在昏睡中度过。

四周封闭没有阳光,她分不清白天黑夜,常常一觉醒来,放在排气口的饭菜已经全部凉透,耐不住饥饿,她每次都会吃得一粒不剩。

今天晚上外面有聚会,想必一定会很热闹,她特意强撑着没有睡觉,一直到外面响起微弱的音乐声,她赶忙搭了把凳子,站在上面透过排风口向外看。

却只看到一片漆黑,唯有不远处的缝隙里有光芒闪耀着。

原来,这里不止一道门。

失落感涌上心头,她抓着排风口的栏杆耷拉着脑袋,但始终没有跳下凳子,视线紧紧的盯着门缝里那一丁点光亮,双眸在黑暗中熠熠发光。

突然,门外传来一道细微的交谈,是夏梦兮从未听见过的声音。



“欸,不是说顾总和夏家的那个千金结婚了吗?人呢?”

“你这刚从国外回来的可能不知道,当年顾总为了心上人要和夏家解除婚约,夏夫人一怒之下暗地雇黑手杀死了顾总的女朋友,而那位夏家千金也在那次被凶手误杀了。”

随之一阵唏嘘,夏梦兮亦是觉得震惊。

原来顾晟林之前不仅有女朋友还有未婚妻。

她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与顾晟林是两个世界的人,可当她听到顾晟林与别人有亲密关系的时候,心脏还是忍不住细细密密的疼起来。

门外沉静了片刻,声音再次响了起来,这次他们的声音更加小了一些,似乎是怕别人听见而降低了音量。

“夏夫人知道女儿被自己雇的人杀死后就疯了,夏夫人那倒插门老公也被顾总害得有家不能回,流浪……”

悉悉索索的交谈声戛然而止,房间门猛地自外被推开,两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慌忙躲了进来。

夏梦兮被外面的光刺激得眯上眼,双手下意识的去遮挡,却因为没了栏杆的支撑,整个人重心不稳从椅子上摔在了地上。

外面的人听到声响,正想朝那排风口看了去,身后的房门再次被推开,顾晟林站在门外,笑脸盈盈。

“两位,怎么没下去喝酒呢?”

“我们……是……听到了这个房间突然发出了声音,才过来看一下的。”

男人本是因为看到了顾晟林靠近,怕他听见他们讨论的话题,一时心虚就推开了手边的房间门躲了进来,却被顾晟林抓了正着。

尴尬之余随便找了个借口想掩饰过去,哪知却见顾晟林的神色蓦地沉了下来。

“我的宠物调皮叨扰到了两位实在抱歉,可是两位随便闯入私人房间会不会有点不太好?”

顾晟林的声音低沉,带着森冷的寒意,令那两男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赶忙鞠躬给他道歉。

夏梦兮抱着双膝缩在床边上,因为害怕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。

今天早上顾晟林还说过,让她安静不要被外面的人发现,可是她还是没有做到。

外面的门被关紧,然后是被上了锁的声音,夏梦兮紧张的大脑才微微放松了一些,却因随之响起的脚步声陡然惊跳起来,她慌忙跑到了角落处,将帘子拉了起来。

耳边是水地落在地上的声音,一下一下敲打着她的心脏,发出如雷鸣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。

吱呀——

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了,脚步声离她越发得进了些,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,撞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再也没了后路,心底惶恐到了极点,她捂住了耳朵顺着墙壁滑了下来,蹲坐在了地上。

“不要再躲了!”

顾晟林的声音如同黑夜中的鬼魅飘了过来,夏梦兮紧张得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停了下来。

脚步声忽而停了下来,半晌都不再发出声音,正当她以为顾晟林已经不在地下室的时候,眼前的帘子突然被人猛地拉开。

因为没有光,她只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站在自己跟前,她下意识的惊叫出声,正打算起身逃跑,发丝却被人狠狠的扯住,忽而头皮一紧,她往外拽去。



顾晟林的腿太长,她完全跟不上,跑了不过两步,身子便不受控制的跌坐在地上。

“我错了,求求你,放过我。”

夏梦兮护着发丝不断的哀求着,可顾晟林像是没听见似的,拖着她径直往前走去。

头顶传来撕裂般钻心的疼痛,她越是挣扎顾晟林手中的力气越大。

终于,顾晟林放开了她,却不等于放过了她,而是将她推向了更深的地狱。

顾晟林一把将她扔在了床上,破旧的木板床发出脆弱的声响,她顾不上头顶还未消散的疼痛,往床的另一头爬去。

凭她的速度根本逃不过顾晟林的魔抓,她再次被甩了回来,顾晟林双眼猩红对上她的眸。

“你当我说的话是放屁吗?”

夏梦兮惊恐得瞪大了双眼,不住的摇头否认,发丝和着汗液落入了她的嘴里,带着些许血腥味。

“不是的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“不是故意的?”顾晟林俨然不相信她的话,冷笑了一声:“他们怎么知道这里面会有东西发出声音?”

她被问得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回答,想解释的话也随之梗在了喉间。

无论她怎么说,差点被那俩男人发现确实是事实,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,顾晟林还是会生气。

她的迟疑在顾晟林里成了无力狡辩之后的沉默,他眼角冷凛的寒光如同一把匕首刺向了她的心脏,死亡的气息在迅速蔓延。

猛然身下一凉,长裙被撩到了胸下,顾晟林俯身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占有了她。

撕心裂肺的疼痛自身下传至五脏六腑,她的灵魂仿佛都快要被撞碎,她的头在床沿边倒仰着,奋力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,慢慢的眼前昏暗的世界变得破碎,模糊,直至一片黑暗。

待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早已不见顾晟林的身影,她还保持着昏倒之前的姿势,四肢微微有些发麻。

本应该在床上的棉被和枕头,此时正散落在床脚。

她咬了咬牙,忍着体内的剧痛爬起身子,将那些捡了起来。

这时,排风口传来一道细微的声响,她随之看去,是有人给她送冬季的衣服过来了。

片刻之后却没有意料中的脚步声响起,夏梦兮狐疑的看了过去。

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夏小姐……”

是管家的声音,她是个心善的女人,也是整个顾宅唯一一个知道地下室关着的人,除她以外的其他人都以为这里面关着的是个宠物罢了。

对于夏梦兮而言,她就如同寒冬腊月里的暖阳,每次在她苦不堪言的时候给她慰藉。

“夏小姐,你好些了吗?”

“夏小姐,最近顾总出差,要不……”管家迟疑了一下,续道:“要不我帮你逃走吧……”

逃走?

夏梦兮眼中闪过一丝悲凉,她何尝不想逃走,但是走了之后她能去哪?

随波逐流,自生自灭,最重要的是以她的能力,不出两天便会被顾晟林找到,最后怕是生路都不会再留给她。

她的罪孽还没偿还完,顾晟林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。

“算了,到时候会连累到你的。”

门外传来一声叹息,静了片刻管家再次说道:“那……要不你先讨好顾总吧……”

“或许那样,能让他对你好一点。”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
或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